三代人和一块地

一条小河,缓缓穿过振安区五龙背镇新建村二组,流经村民宁世勇家门前。河边,“大概有一亩二分地吧。”宁世勇说,“到我爷爷那辈才有这块地。”

70年前,小河的河岸未经整饬,此处地势极缓,河水至此便肆意横流,形成一片水没地,蒿草茂盛,此处留下的,只有野鸡野鸭的脚印。

直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生产队组织人力修整河道,干砌石护坡,束流冲砂,河道渐深,水退之后便形成了这样一小块荒地,宁家老爷子每天去上工,便从这块荒地上走过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宁家的5个女儿和两个儿子陆续降生。因为人口激增,将房前屋后的荒地开出来种粮,便成为村民们的集体意识。宁世勇是家里的老幺,他还记得,小时候那块地上最早种的是苞米,春种秋收。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,宁家拥有了耕牛,这一亩二分地上,第一次留下了大牲畜的脚印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口粮不再是农家忙活一年唯一的目标。宁家在这块地上种起了草莓、辣椒、韭菜……在屋后的山坡上又种起了山楂、板栗、山里红。宁家未出嫁的姑娘们,开始蹬上自行车到镇里甚至市里去卖菜。一天赚上三块两块,这足以让姑娘们对自己未来的嫁妆充满幻想。

也就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宁家老两口相继去世,宁世勇继承了家业。他和媳妇儿在这块地上扣上了大棚,种起了蘑菇。当时,蘑菇种植本小利丰,短短几年,便让宁家的存款首次达到了六位数。

本世纪初,宁世勇开始改造大棚养蛋鸡。每天早上天不亮,他就起床捡鸡蛋,拉上一车到市区的农贸市场零售。时近中午,一车鸡蛋卖光了,他再回家和媳妇儿一起侍弄鸡。攒下点钱,便再盖鸡舍,养更多的鸡……两口子忙不过来,他便雇姐姐、姐夫帮忙。5年前,他建起了第5座鸡舍,最多时在栏的蛋鸡万余只,除了自己住的三间瓦房,房前屋后的地都被利用上了。

两年前,他的舅哥找他商量着卖草莓。“马家岗草莓现在有名,不愁卖。”两人一合计,“先干一冬试试。”结果这一冬可把俩人累坏了,凌晨3点拉货,每天至少得忙12个小时,“北上广深,最远发到新疆……天天儿发货都忙不过来。”

但是有了这营生,宁家门口那一亩二分地便彻底撂下,鸡舍空空。今年夏天,宁世勇的儿子结婚,在这片地上摆过几桌。而后,儿子儿媳都在城里找了工作,“他俩都是医生。”说到孩子,宁世勇一脸自豪:“他们这辈儿,都是大学生啦。” 记者 田治华

0